两性话题
两性话题
女人情场失意,官场未必得意
两性话题 2019-11-29 21:34

有人可能会争辩说,那要是男人房事不勤、武器太差怎么办呢?

我不能说,女人掌权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但我可以肯定,“女主”会给民主国家注入新的活力,带来新的世风。专制的铁幕那边,如中国、朝鲜和俄罗斯,其领导人习近平、金三和普京,必将遭遇希拉里、朴瑾惠和蔡英文这些“女主”的以柔克刚;水来土掩,铁腿插进泥水中,很难不被锈蚀。

他老人家在中华农民共和国成立前发表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三篇短文,阐述共产党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艰苦奋斗的理念,后世称其为“老三篇”,很多经历过文革的人都会背诵。

从她们最近的政策倾向看,打破攻守平衡,倒向美国一边,这是非常危险的。朴瑾惠掌管下的南韩,接受美国部署萨得导弹防御系统,无异于引火烧身。女人的平衡能力差,在两个男人之间,永远都是择一弃一。这种凭直觉、非理性、说翻脸就翻脸的择弃观,用在政治上是十分有害的。

根据《枫泾旧志》记载,康熙癸丑三月,本地庙会的戏台上正上演秦桧谋害岳飞的戏。快要谢幕时,忽然从观众中跃出一人,用皮匠所用的割皮刀,一下子将演秦桧的演员刺死。

在美国和加拿大流离漂泊的剩女、外嫁女和老美女们可能又要反讥说,你的观念太落后啦。我告诉你,只要男女的生理结构未变,身高未变,肌肉强度未变,思维心理未变,那么,关于男女的价值观,就不会有传统和现代之分。

男人不男,这确实是传统婚姻的最大风险,女人最深的苦情。但不要忘了,过去人也不都是想象中那样死板和桎梏。偷情和借种,搭伙过日子的现象,哪个种族没有?哪个时代绝迹了?相爱的老百姓,自己不行的爷们,对娘们外出揽活,一向宽容,甚至还帮忙引荐,可他们百年后还是埋在一个土堆里。

亚洲两位现在主政的英雌,朴瑾惠和蔡英文,都是尚未婚嫁、不愿婚嫁、难以婚嫁的老姑娘。人们说,她俩是“情场失意,官场得意”。我看未必。

可悲的是,现在这种非正常女性参政、执政的越来越多。如果这些女性没有经过婚姻大学的培养、学习和锻炼,女性意识还深埋在地下,爱心和同情心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如同空降的伞兵,直接登陆、占领人类最高的权力核心,试想,我们的前途还能光明吗?

再强调一下,我用气人的办法,把问题女人、非正常女人、对社会缺乏了解,内心深处对男人充满敌意的无知女人,统统吸引过来,讲明道理,让大伙儿转怒为喜、破涕为笑。姐妹们,你们凭肝而论,这种方法,它,它怎么样?

当然,任何创意都是有风险的。扮演反面角色,戏演得越好,越容易被观众误会、痛恨、甚至击杀。我听长辈们说,解放初,演《白毛女》戏中黄世仁的演员,就是陈佩斯他爹之前的那位,差点被人打死。

民主国家选举“女主”,当然要象选举“男主”一样,确保其人品、能力、思想和执政理念不出偏差,否则,那就是民主的雌化,民主的异化,民主的蜕化。女总统,女首相,女总理,至少要对男人和男人主导的世界有个起码的了解,清醒的认识,不能随心所欲,任性而为。

老姑娘、资深美女、老外的老婆,这些女人之所以在婚姻上“落单”,依我看,除了她们自身条件太好,楼高月冷,难觅其俦,加之老妈作梗、作祟、作孽以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们不懂男人,只知己,而不知彼。

2016.7.24

姐妹们,你们在“恼三篇”文后对我的口诛笔伐,水煮油炸,玩不对称弹射运动,搞小行星撞地球的把戏,我也视为误杀,并愿意从轻发落。但请记住,假如你们刚刚才“脱单”,那就更要抓紧时间多读、熟读,读懂、读透你们的“男人书”。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十年以后当思我。

事故发生后,行刺者被送进官府审讯,他傲然作答曰:“民与梨园从无半面,实恨秦桧耳。礼不计真假也!”判官怜其义愤,竟以误杀罪将其从轻发落。

凡是头上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现代民主,正在演变成“女主”。韩国、台湾、德国、英国,也许还有未来的美国,都已成了女人当道,女人当政的国家。我个人始终认为,结过婚,有孩子,做过母亲的正常女性掌权执政,这是大大的好事;但不正常的女人当家作主,乃是民主政治的悲哀。

为了降低民主政治的风险,减少剩女、外嫁女和沦落怨女的数量,让姐妹们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守住丈夫,安心扶养孩童,我用这种搞怪的方式提醒和忠告你们,要学会尊重男人,了解男人,协助和支持男人,不要只顾自己。

图片 1

我注意到这个有趣的现象,在公众媒体,文学作品,影视剧中,私密空间,适当和不适当的场合,谈论、炒作、饶舌、搬弄、wordy这个问题最多的人,一定是中国大陆或台湾人。原因很简单,会吃者,善淫乐,女人孩子生的少,精力旺盛,春色满“身”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唇”来。

我老人家在美利坚合妇国的女主登基前发表了《嫁老外,不如嫁老头》、《吃剩女,不如吃剩饭》、《圆眼方眸,打倒丈母娘!》三篇短文,主要针对剩女、外嫁女、糊涂美女,还有她们的贪渎老妈,进行无情有爱的奚落,目的是激起众怒,引起注意,我好浑水摸鱼,对广大女同胞讲出我的道道来,所以,我戏称这三篇短文为“恼三篇”。

大家还记得台湾民进党政府搞的“去中国化”吗?女人没结过婚——去他;没生过孩子——去妈;所以,不正常的老女人、怪女人当政——去他妈!

托尔斯泰有句名言:“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其实,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在尊重、理解、支持男人;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在贬低、误解、反对男人。当然这不是绝对。

男人,不管是在婚姻以内,还是在婚姻以外,他们都是独立存在的。男人是上帝所造,具有天赋的秉性。女人不能塑造、改变、指导和控制男人,否则不但得不到男人,而且还会冒犯上帝,受到双重的冷落。

我真心希望美国能选出首位女总统,改变美国,造福人类,但一点也不看好希拉里,因为她是一个不了解男人,仇视男人,甚至还想控制、打击男人的“黑烂蕊”狼毒花。

当然,台湾和韩国都是美国的亚洲盟友,海外储钱罐。朴、蔡两位女总统的当选,都是美国特别属意和支持的。美国人知道,亚洲女人的抗压能力较差,女人当总统,只要美国一施压,摆出街头小流氓的架势,她们就会乖乖地把她们男人辛苦赚的钱,拱手送给美国,以求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