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话题
两性话题
周小平,给你一个真实的美利坚(1)(儿童不宜)
两性话题 2019-12-03 03:37

周小平那篇《梦碎美利坚》,着实把许多国人忽悠了一把。

许多人对美国的认知,都停留在白宫,华尔街,好莱坞,迪斯尼,金门桥和星巴克的层次。

真正的美利坚,不是每天出现在CNN,ABC,CBS上的那个,而是由牛仔,摩托车党,乡巴佬,摔跤手,业余写手,撞车选手和应招女郎组成的犹如彩虹斑斓的社会阶层组成的每天实实在在过日子的那个美利坚!

周小平,给你一个真实的美利坚(1)(儿童不宜)。我最近读了一本叫《StrangerThanFiction》的纪实散文集。里面记录了发生在美国社会里形形色色真实得令人发指的故事。看完以后,我的第一观感就是:

美利坚,我对你的了解是如此肤浅!

下面是该文集的第一篇。我这次是全文翻译,不加一字,以免读者误会我是一名变态佬!

睾丸盛典

金发娇娃把头上的牛仔帽往后推了推,以免她在为牛仔帅哥做口活时帽沿老磨到他的下腹部。这是在一家人满为患的酒吧舞台上哦!他们俩都浑身赤裸,身上涂满巧克力布丁和稠奶油,美其名曰“男女混合身体彩绘比赛”。舞台铺着红地毯,灯光就用日光管。观众齐声高喊,“我们要看大鸡鸡!我们要看大鸡鸡!”

牛仔哥将稠奶油喷涂到金发妞的股沟里,然后舔吃一空。金发妞满手巧克力布丁为他“打飞机”。另一对男女登台,男的从女人刮得光滑无毛的女阴里舔吃布丁。一名扎着棕色马尾辫的女孩正吸吮着一名男孩还没割过包皮的鸡鸡。

观众又齐声高喊,“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女孩下台时,她的一名女闺蜜尖叫着,“你这小骚货,居然为他吹箫!”

人越来越多。他们抽着雪茄,喝着啤酒,就着牧场色拉酱吃油炸牛鞭。空气里一股汗水的味道。有人放屁后,巧克力布丁都看不出是布丁了!

这是蒙塔纳州密苏拉市南端15英里处的“石溪客栈睾丸节”刚刚拉开帷幕。

这个周末,还有来自十多个州的易装王后们欢聚此地,选出他们的皇后。因此,数百名基督徒涌入此地,摆好草坪椅坐在街头,指着穿着超短裙扭着屁股走过的易装王后和一万五千名穿着皮夹克驾着摩托车轰隆而过的摩托车党,评头品足一番。基督徒们指着他们,高喊,“魔鬼!我看到你了!魔鬼!你休想躲!”

就这个周末,这个九月份的第一个周末,密苏拉成了他妈的宇宙的中心!

石溪客栈里的人们爬上被称为“天堂之阶”的户外舞台,整整一个周末都在干着你都不敢想象的玩意儿!

往东面不远处,90号州际高速公路上经过的货车,看到舞台上的女孩子把腿勾在舞台围栏上,刮净阴毛的女阴朝着他们一拱一拱,统统拉响汽笛。西边更近的地方,伯林顿北方货运火车放慢速度,以便看的更真切一点,也都拉响汽笛。

“我为舞台建了13级台阶。”节日发起人罗德杰克逊说,“随时可以改成一个断头台。”

要不是涂成红色,这舞台看上去还真像个断头台。

在女生湿T恤比赛环节中,舞台被摩托车党,大学生,雅痞士,货车司机,瘦削的牛仔和乡巴佬团团围住,一名高跟鞋金发妞一条大腿盘在围栏上,另一条腿低蹲下来,好让人群伸手能及,可以用指头去抠她!

观众齐声高喊,“鲍鱼!鲍鱼!鲍鱼!”

一名大阴唇上穿有金属环的短发金发妞,从湿T恤比赛发起人那里抢过草地浇水管,冲洗着自己的下体,然后蹲在舞台边,对着人群洒水。

两名褐发女郎互相吸吮湿嗒嗒的乳房,还嘴对嘴湿吻。另一娘们牵着一条德国牧羊犬上台。她向后仰,一边拱着屁股,一边抓着狗嘴巴往两腿之间送。

一对穿着鹿皮服装的男女上台,开始脱衣。他们用各种不同姿势交媾,人群则高声嚷着,“操她!操她!操她!”

一名金发女大学生双足站在舞台栏杆上,慢慢把刮尽阴毛的女阴凑近发起人Gary的笑脸跟前,人群这时高唱,“伦敦桥就要塌下来!”

在纪念品店里,晒得脱皮的裸体男女在排队购买纪念T恤。穿着黑色“睾丸节”丁字裤的男人在买手工雕刻的假鸡鸡,美其名曰“蒙塔纳啄木鸟”。在户外舞台上,蒙塔纳的烈日当头,车流和火车汽笛齐鸣,一根“啄木鸟”埋进一个娘们的体内。

购买纪念品的长队经过一个装满手杖的大桶。每根手杖有一码长,褐皮色,摸上去有点黏糊糊的。一名等着买T恤的大块头女人说,“那些是干牛鞭。”她说那都是从屠宰场或屠户那里收来的,把它们拉长晾干。然后像打家具一样,用砂纸轻轻抛光,再上好多层清漆。

排在她后头的裸体男人,通体的颜色与手杖差不多一样呈深褐色。他问女人有没有亲手制作过这样的手杖。

大块头女人两颊绯红,说,“呸呸呸!俺哪好意思问屠户要牛鞭呢?”

深褐色男人说,“屠户还以为你要拿来自用的呢!哈哈哈!”

排队的人们,连同大块头女人,都笑个不停。

舞台上,每当一名女生下蹲时,一片手臂森林顿时举起来,每只手都抓着一个一次性橙色相机,快门咔嚓咔嚓不停,好比蟋蟀声般热闹。

在这里,一次性相机一个就卖15.99美元。

在“男士裸胸比赛”环节中,人群齐声喊,“鸡鸡与蛋蛋!鸡鸡与蛋蛋!”来自蒙塔纳州这些醉醺醺的摩托车党,牛仔和大学生们在台上一字排开,脱光衣服,对着人群晃荡着他们的家伙。一名长得像布拉德彼得的小伙子,对着天空“打飞机”。他身后一娘们从他背后两腿之间伸出手来,替他手工操作。他突然转过身来,抓住硬翘翘的家伙抽打娘们一耳光。

娘们一把抓住,连拉带扯把他拽下台。

老男人们则坐在木头上,边喝啤酒边对着女流动厕所扔石块。男人们则是随处撒尿。

停车场布满被压扁的啤酒罐。

石溪客栈内,女人们爬到一座公牛雕塑下面,去亲它的牛阴部位,祈求好运。

客栈一侧的一条土路径上,正在进行一场叫做“咬蛋蛋”的摩托车比赛。每部摩托车尾部都坐着一名女人。男摩托车手呼啸飞过时,女人必须用牙齿叼住悬挂空中的公牛睾丸,并要咬扯掉一部分含在嘴里。

远离人群处,有一队男人走回搭着帐篷停着旅游车的野营地。那里有两名女人正在穿上衣服。她们形容自己是“来自白鱼镇的邻家女孩,有正当职业云云。”

其中一位说,“有没有听到掌声?我们赢了。我们绝对赢了。”

一名醉醺醺的男人问,“你们究竟赢了嘛”

女孩说,“也没奖品啥的。但我们绝对是赢家。”